早在二战前日本就已经兴起了阅读推广活动,不过在二战前日本的阅读推广活动仅仅是读书指导,日本较为常见的阅读推广活动是读书会、巡回文库等。此时的代表人物是中田邦造。中田邦造在石川县开始了以读书班级和青少年文库为主要内容的读书指导活动。二战之后,日本社会进行了民主改造。随着《图书馆法》的公布,公共图书馆“成为了民主主义的基础”,而各地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也在扬弃战前活动的基础上,向着“读书普及运动”发展起来。战后的阅读推广活动更加体系化、组织化和社会化,有了完善的计划和方案,更加成熟。到了20世纪70、80年代,日本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开始了更进一步的变化

——从注重团体到注重个人。时至今日,这种变化还在不断进行之中。


日本面临的国民阅读危机


伴随着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化、电子化文本迅速增长。网络资源具有信息源广泛、信息内容多样、表现形式丰富、阅读方式快捷方便、使用方法简单易学的特点。越来越多的国民习惯于用网络媒介进行阅读,习惯于网络媒介提供的E-book这种新的文本载体。于是有人说网络媒介把人们,尤其是青少年代入了“浅阅读”和“压缩阅读”的时代。日本已有200万人成为手机阅读的读者。从2007年开始,通过手机在车上看书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的读书方式正在悄然变化。近年来,日本出版业的发展状况不容乐观。出版产值连年下滑,几大名刊相继停刊;手机阅读和网络的盛行是日本正遭遇着前所谓有的阅读危机。


世界经合组织(OECD)曾于2000年进行学生学习能力调查,调查中“对阅读不感兴趣”的学生的平均比例为31.7%,而日本则高达55%。回答“只有在非读不可的情况下才会去阅读”的学生的平均比例为12.6%,日本则为22%。另外,2002年5月由社团法人全国学校图书馆协会开展的调查显示:从初中阶段起,日本儿童的读书量呈下降趋势。


日本《读卖新闻》2010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最新一次读书调查结果显示,52%的受访者“最近一个月里一本书也没有读过”,这一数字较上次的调查结果上升了3个百分点,与20年前相比,更是攀升了14%。


日本阅读推广相关法律与政策


近年来,日本为推广阅读活动也相继颁布了一些重要法律。1997年日本修正《学校图书馆法》,规定了学校规模只要超过12个班,都必须指派学校图书馆员。1999年8月9日,为了申明读书的价值、培养下一代阅读的兴趣,日本国会将2000年定为“儿童读书年”。2001年12月,日本有公布和实施了《儿童读书活动推进法》,该法旨在明确国家、地方公共团体责任的同时,确定与推进儿童阅读相关的必要事项,全面而有计划地推进了与儿童阅读有关的政策,努力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2005年7月,日本国会通过了《文字、活动和文化振兴法》,并于同月29日开始实施。该法的主要内容之一是推进国语教育和读书推广,同时在该法中将读书周的第一天——10月27日设立为“文字、活字文化日”,提倡支持学术书、翻译书的出版,支持国际读书节、出版社的权利,支持学校图书馆、公共图书馆的建立等。上述法律条文的颁布为阅读活动推广提供了必要的制度和政策保障。



日本阅读推广的机构


图书馆携手社会机会机构实施了各种阅读推广方案,特别是对于儿童和青少年阅读习惯的培养,实施“阅读起跑线”活动。同时,图书馆自身也极为重视营造亲子阅读氛围。较常见的针对学龄前儿童的亲子阅读模式有:讲故事或连环话剧表演活动、读书交流会、主题故事会等。另外,图书馆还鼓励并指导部分家庭开展了“家庭阅读”活动。


日本的新闻出版业界、学校等也积极参与推进国民阅读活动。新闻出版业界20世纪早期就开始了读书推广活动,设立有专门机构或基金,举办相关活动,积极参与全国读书推进事业。



读书推进协议会(有日本书籍出版协会、日本杂志协会、教科书协会、日本出版经销协会、日本书店商业组合联合会、日本图书馆协会、学校图书馆协会组成)也是日本阅读推广事业的主力军。2010年是日本的“国民读书年”,为配合这一活动,日本于2010年7月20日成立了“推进国民阅读和作者会议”。该会议的主要责任是讨论国民阅读以及阅读环境的现状和今后发展,探讨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的现状和今后的发展,具体事务由文部科学省生涯学习局的社会教育课负责。“推进国民阅读和作者会议”共有17名成员,分别来自出版行业、图书馆界、大中小学和政府教育部门。到目前为止,已经召开了8次会议。



日本主要的阅读推广项目


1.国民读书周

“这才回过神,到站该下了!”这是2010年日本第64届读书周的广告语。秋季是日本文化教育活动最活跃的季节。读书周从10月27日到11月9日,为期两周。在此期间,读书推进运动协议会举办各种阅读推广活动,比如面向孩子的朗读会、旧书交换、阅读讨论等。




2.国民读书年

日本政府将2010年定为“国民读书年”,推出2010年国民读书年相关活动计划。2010年4月在东京都内举办“儿童读书活动推进论坛”;6月在京都和福冈县举办“国民读书年学术研讨会”;7月在长野县举办“读书及图书地方自治体高峰会”;并将于10月以东京上野的教育文化设施为中心举办作为活动集大成的“国民读书年纪念祭典”活动。还计划在各地开设工作室,促进儿童语言能力的提高,展开在学校图书馆配备日本各大报纸的五年计划等各项促进读书活动,再次掀起国民读书的高潮。





3.儿童读书周、儿童读书日

日本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在推进儿童读书活动上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并实施了很多独具特色的有效措施。确立了“儿童读书周”、“儿童阅读年”和“儿童阅读日”。日本一年一度的“儿童读书周”活动于4月23日至5月12日举行,活动期间各种盛大的读书活动让孩子们沉浸在读书的快乐之中。


日本于2001年12月制定公布了《儿童读书活动推进法》,将每年的4月23日定为“儿童读书日”。法规实施后,日本定期制定并公布推进儿童读书活动计划,地方政府也制定并公布地方性的推进儿童读书活动的政策计划,文部科学省每年都对地方政府落实情况进行监督考核。读书日当天,文部科学大臣会表彰举办读书活动的优秀实践团体,全国的公共图书馆也会在读书日前后举行与儿童读书有关的活动。


日本政府及社会在进行儿童阅读推广活动中积极宣传并提出相关政策,例如制定及分发家庭教育手册。每年政府制定并分发“新家庭教育手册”给有儿童的家庭,手册对家庭中儿童阅读的重要性及如何进行阅读进行了相关说明。政府大力支持家庭教育,为儿童提供更多的家庭教育学习机会。




4.“晨读”运动

“晨读”运动是1988年由日本千叶县女子高中的两位教师发起的在教室进行的10分钟的读书活动,后来扩大至全国。至2010年4月,日本已有2.65万所学校参与了“晨读”运动。在每天上课前10分钟,学生和教师自由选择自己喜爱的书进行阅读,这一活动的要点在于“每天”“大家在一起”“喜爱的书”“只读”(不要求写读后感)。孩子们可以自由选择漫画之外的任何书籍,同时,在学校内设有书架,营造“书籍就在你身边”的环境,并设立一些相关奖励。在全国书店网络“晨读”运动网页中曾公布了这项运动的收效,通过“晨读”运动,学生的“注意力集中了”“知道理解他人了”“读解能力提高了”“迟到减少了”,该运动起到很好的效果。




5.图书馆亲子阅读推广活动

在日本,早期阅读被视为教育的重要发展项目,是不折不扣的“国家工程”。图书馆携手社会机构实施了旨在培养婴幼儿阅读习惯和兴趣的“阅读起跑线”活动。同时,图书馆自身也极为重视营造亲子阅读氛围。较常见的针对学龄前儿童的亲子阅读模式有:讲故事或连环话剧表演活动、读书交流会、主题故事会等。另外,图书馆还鼓励并指导部分家庭开展了“家庭阅读”活动。此活动作为“晨间阅读”的家庭版,以家庭为单位,通过阅读促进家人之间的感情交流。日本图书馆推广并开展的阅读类活动,有助于培养孩子们的阅读兴趣,也有利于孩子增强社交能力,因此儿童和家长都非常乐于参与。




6.“夏日100册”

日本出版社也善于创造读书潮流。新潮流、角川书店、集英社就常年举办“夏日100册”阅读活动。这一活动已有30多年的历史,每年七八月份,出版社会从自家文库中选出100种,把书单做成精美的宣传手册,在各书店免费发。新潮社还开发了熊猫型吉祥物“Yonda(中文译名:读了吗?)”为卡通代言,“夏日100册”活动时它也会来帮忙。出版社推出“夏日100册”的同时,会按照购买量提供赠品,另外还有特别设计的包书纸等,激发了消费者的收集欲。该活动最初是在1976年由新潮社创办的,之后角川书店和集英社也纷纷跟进,合力培养出了“夏天=读书”的国民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