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教委正式发布了《北京市中小学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意见》针对当前语文教学中传统文化匮乏、作文形式刻板等多方面特点提出一系列改革措施。未来语文教材将在传统文化内容方面“加厚”, 并在中高考中通过增加古诗文、现代文阅读量及“可选择性”作文命题等多形式进行相应考核。同时,《意见》对强化学生阅读能力、增加学生阅读量及学生写作能力的培养等方面分学段提出了具体要求。这意味着北京市中小学语文教学迎来“文化至上”的全新改革。

  强化中小学生阅读无疑是这次改革的亮点,文件首次对中小学生的阅读数量和形式作出明确要求:小学1-2年级精选适宜的启蒙读物,采用诵读、讲述和背诵等形式进行学习。3-4年级推荐不同文体的单篇短文、优秀传统文化读物。5-6年级推荐并配备中、长篇文章及适宜的多体裁文学名著。小学阶段每天安排一定时间组织学生独立阅读,着力培养阅读习惯。初中每学年阅读3部以上经典文学名著,高中每学年阅读5部以上文学名著及其他读物。(据《京华时报》)

  很长一段时间,“阅读”对于中国的中小学生而言近乎成为了一项奢侈的活动,这也是常常被中国家长和学校所忽略的。有报告指出,一些发达国家自上世纪80年代起,便将儿童智力发展的重点转移到了培养阅读能力上。在欧美国家,阅读占到幼儿园及小学课程的60%~80%,睡前亲子阅读、假日聚会阅读更是孩子们成长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欧美国家的学校、家庭、图书出版机构、媒体及政府通过不同形式的参与共同为青少年创造了积极、和谐的阅读环境和良好的阅读风气。而在我国,中小学生的阅读问题长期得不到重视,有着方方面面的原因:

  社会:应试教育下的“分数当道”

  我国自古代科举制度发展至今时今日的高考政策,都体现着以考试结果为标杆的教育评价体系。而这“万众瞩目”的考试结果似乎决定于就考纲针对性的复习而与考生的阅读素质和阅读量并无勾稽。加之个别地方急功近利的教育观念,应试教育得不到根本性转变,学生的阅读情况也难以得到重视。

  学校:更注重课本和基础知识

  学校是学生们所在时间最长的场所,在一天繁复的课业学习中,学生们往往围绕着教科书上的内容听讲、作业、讨论。拘泥于教材的教学结构,加之市场上层出不穷的教辅材料,令学生们的阅读量和知识涉猎受到了严重限制。

  家长:阅读“耽误”学习

  中国的中小学生们除了平时学校的学习,在周末还有各种特长班要上,而这多是家长们为孩子未来的升学而提前做的“培养”。常常出现学生们有条件购买大量图书却忙得没有时间去阅读,仅仅因为家长们认为这是“耽误”学习的事情。而在西方国家,家长们鼓励孩子抓紧在车上、旅行途中等一切碎片时间来阅读。

  学生:有待培养正确的阅读习惯

  由于出版物市场良莠不齐的现实状况及缺少正确的引导培养,大多学生没有良好的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还有部分学生因不堪沉重的课业压力等原因而主动放弃阅读。

  由此可见,中小学生阅读能力和阅读兴趣的培养已成为不容忽视和亟待改善的成长问题,而这亦是此次语文改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于广大中小学生而言,阅读不仅能够增长见闻、丰富知识,还能够有效强化审题速度和写作水平,也是提高学习成绩的重要方法。从长远看来,阅读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同样起着不可替代的引导作用。阅读能够丰富人类的精神世界,改善人类的思维习惯,提高对生活的认识。读一本好书能够净化心灵、陶冶情操,塑造优秀的品格和修养,让那些生活在象牙塔里终日埋没在考试习题中的孩子们通过阅读别人的故事,借鉴他人的经历,来使自己的人生变得厚重。

  尽管阅读有诸多好处,但对于未成年的中小学生而言,仍需要正确的引导和有效的阅读方法。目前市场上的书籍种类繁多,在未成年人、尤其是低幼读者的阅读选择上,家长和老师要给予健康积极的指引。同时,还要注重劳逸结合,保障读书环境光线合宜,避免长时间阅读、不正确阅读姿势以及昏暗光线造成视力伤害。(赵子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