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著名教育学者、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再次就设立国家阅读节向全国政协递交提案,这已经是他连续第13年提出建议。是什么让他如此执着?是锲而不舍,还是固执己见?朱永新回答说,阅读,是中国当下和未来最重要的事。一起读一读朱永新的提案,并用行动来响应吧。

  


      面对当下网络时代、信息时代对阅读的冲击,如何强调阅读的价值与意义,都不为过: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才能成为美丽的精神家园;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才能有共同价值共同语言。

       近年来,我国推动全民阅读的进程轰轰烈烈,各地区、各部门和相关机构取得了相当成绩。如2014年底,江苏省和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开风气之先,分别通过了促进全民阅读的条例,为如何通过立法推动阅读做出了示范,树立了标杆,也为全国的阅读立法开了一个好头。

       但现有情况,距离全民阅读的理想仍有较大距离。阅读作为一项精神工程,必须常抓不懈,把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设立国家阅读节作为一种推动阅读的强力措施,在当下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和价值。

        从民族来看,优秀中华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树立需具体的措施进行更好的推动。

       文化是民族不亡之魂,价值观是社会和谐之基。无论是对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树立,目前因为缺少富有内涵的推广措施,而在很多地方形成了抄写、背诵等简单片面甚至粗暴的学习方式,不仅不利于文化的学习、价值观的形成,反倒有可能造成人们的逆反心理。在这两项工作上,阅读是不可或缺的办法,而阅读节是无声引领、易于接受的措施。



       从经济来看,新常态下尤其需要加强精神的引领与文化的建设。

       经济新常态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状态。我们需要将人们长期以来更多是对外在的物质的关注,引导到对内在的精神的渴求,才能收获新幸福。阅读是更新与提升精神状态的捷径,节日则是最短时间内能够最大范围、最快速度地重振群体精神状态的办法,节日需求通常会引发购买行为,还可以促进人们消费,拉动经济。



       从机构来看,日常工作需要更多着力点来有力推动。

       阅读推广工作是一件所需时间长、结果见效慢的文化工作。工作中,必须要依靠着更多抓手,才能简单高效地开展活动,才能保证阅读推动的可持续性。设立国家阅读节,正是为具体工作提供着力点的最简便易行但高效长效的一种方法。


       从个体来看,心灵的复苏和成长需要仪式来唤醒与滋养。

       阅读是最简便的教育,对每个人心灵的成长会产生积极影响。但阅读也是最容易被遗忘,尤其在电视、电脑、手机的冲击下,浅阅读流行,真正对经典的啃读形成对信息的整合的有效阅读,却日益式微。

       阅读节作为仪式的一种,把孔子诞辰日作为国家阅读节,将是中国独有的精神仪式,会给人们的心灵进行冲击。形式关乎外在,仪式源自生命。中国阅读节更容易在个体生命的成长中形成节点,对濒临麻木的心灵会是一种强有力的警示与唤醒,对渴望成长的心灵有着从群体对个体的激发和滋养作用。

        所以,在人均阅读水平迄今远远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现实背景下,我们仍然需要重视阅读问题,在全民阅读的推动工作逐渐风生水起的基础上,我们更加需要重视阅读节的问题。

为此我建议:

        第一, 把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自从2006年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等11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书》以来,全民阅读观之有了长足进展。全民阅读被写入了党的十八大报告和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也正在起草之中。

        但是,全国各地的全民阅读还很不平衡,尤其出现的两极分化现象让人忧心。把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对于进一步形成共识,推进全民阅读具有重要意义。


       第二, 设立国家阅读节。建议国家阅读节的时间为每年的9月28日。从活动时间上看,正值学生这群特别需要阅读的主力军上学,接下去的国庆假期又为活动的后续开展、成年人的节后阅读提供了更多时间。

       更主要的是从文化价值上,9月28日有着孔子诞辰的特殊意义,能够更好地激发人们对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阅读与认识,激发人们进一步发展与创造中华文明的决心。


       第三,发挥全国各级图书馆、城乡各图书室、各学校或教育机构等场所的作用,作为全民阅读基地和阅读节的主要活动场所。现在全国阅读率仍然低迷,一方面是国家财政相关支持力度不够,另一方面是全民的阅读意识仍很淡薄,现有场馆及各类机构并没有真正发挥实效。

       以阅读节为契机,更好地规划和实施各种阅读推广活动,提高图书推介、读者交流等此类活动的品质,为现有场馆及各类机构的工作保驾护航,更好调动人们的阅读积极性。


       第四,发挥政府主导作用,调动民间积极性。全民阅读的工作,应该以公益性为主,以购买民间服务为主。无论从图书出版、销售、借阅等环节,还是从图书节活动举办上,都是急需政策支持、急需经费支援、急需各方协力的。因此,以公益性为主,更好地增益社会正能量,辅助以商业运作,让阅读节活动更为深入人心。

        全民阅读需要全民,推动阅读也需要全民,从政府财政上看,以购买民间服务为主,将经费用在刀刃上,一方面让专业人做专业事,提高活动品质,一方面加强各机构间的交流,得以协作与借力。


       第五,继续推进阅读立法工作,用法律保障全民阅读的战略地位和国家阅读节的合法性。依法治国是中国的发展方向,阅读作为构建精神基石的工作也不例外。不仅要将此前列入国家立法计划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及时完善、颁发,而且还要继续拟定如图书馆法等更多法规。

        同时各地、各相关部门都要根据这些法规继续细化和深化,为相关部门和机构提出底线、规范行为,在全社会营造出更好的阅读氛围和环境。其中,阅读节的相关工作应该是各项法规中的重要一条。依靠相关法律条文,有效推动阅读,有序推进阅读节工作,确保全民阅读的持续和深入。

        关于把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和设立国家阅读节的提案与建议,我从2003年开始已经多次呼吁,这不是简单的“锲而不舍”,更不是“固执己见”,而是基于我长期以来对于阅读与教育问题的思考。


      我一直认为,相对于环境、资源等国家战略而言,阅读显得有点“软”,但它却是影响更为深远、持久的大问题。人的资源是第一资源,人的素质是第一品质,把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提升国民素质,是中国当下和未来最重要的事情。

(本文据朱永新2015年的两会提案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