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年龄的孩子读什么书,仅仅依据这个标准太过简单。昨天是世界读书日,中国首个分级阅读研究院在南京成立,教育专家在研讨会议上指出,目前中国孩子为考试、升学而阅读的问题突出。孩子到底要读多少书,读什么样的书,缺乏科学分级依据。

  “功利化、随意化、表面化、碎片化、纯娱乐化。”在研讨会上多位知名教育专家指出当前儿童阅读存在的问题,“功利化”问题非常突出,很多孩子阅读是为了应付考试、升学,希望从书中找到捷径,移植别人的情感、思想,为我所用。

  中国分级阅读研究院教育专家钱锋还提到,中国少儿阅读的视野还不够宽广,很多孩子读书局限于儿童文学,阅读缺少实用性的书籍。比如,小学语文课里教的《茅以升立志造桥》,在学完这篇课文后,就可以鼓励感兴趣的孩子继续阅读茅以升的《桥梁史话》。钱锋建议,“启蒙应该从实实在在的,和大地万物贴近的书籍开始,而不局限于情感性的、纯文学性的书籍。”

  南京市鼓楼区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郭学萍就曾尝试“分级阅读”,给学生推荐书单。“每个学年每个班是60本,整个小学阶段就是360本。”郭学萍说,这数字是“底线”,很多孩子阅读量远超于此。“推荐书单”按照年龄和心理特点进行分类,比如低年级推荐绘本《大卫不可以》,文字很少,鼓励亲子共读;五年级就推荐《杂草的故事》,涉及文学、园艺、历史,讲述万物都有生存的理由,让孩子对生命能有一种浅浅的哲学思考。

  中国每年有10万册儿童读物上市,家长、老师可能无法一一甄别,孩子究竟要读什么书?对此,中国分级阅读研究院打造了“课外阅读激励与评测系统”,目前在南京近百所小学试点。“分级系统用大数据的技术,统计每个孩子的阅读量和兴趣爱好。”中国分级阅读研究院理事长徐小健介绍,孩子偏爱读感情细腻类的还是喜欢英雄情结类的,采集这些数据可以勾勒出孩子在阅读上的长项和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