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亚简介
中国分级阅读研究院教育专家,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南京市名校长,南京市人民政府督学,南京市学科带头人,南京市石鼓路小学校长。

随着课程改革向纵深推进,尤其是《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关于课外阅读的目标定位和操作策略的阐述,让原本更多停留于理论言说与观点交锋的课外阅读,开始“名正言顺”地走进了绝大部分小学生的语文学习生活之中,课外阅读的诸多言论也正被我们一线语文教师在实践中加以检验。课外阅读,已经成为学生语文素养形成过程中不容小觑的一个重要板块。

课外阅读之于一个人语文素养的形成价值已毋庸置疑。对于小学生而言,如果说其阅读方法更多的是从课内阅读中习得,那么他们的阅读能力则更多的是在课外阅读中得以锻炼。得法于课内,得益于课外。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位;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这已经不只是《语文课程标准》的“规定”,更是学生生命个体精神成长与人格建构对语文教师的教学行为从课内向课外“转身”的诉求。

“教学生学会阅读”是美国小学教育的重要目标。“把阅读放在第一位”甚至是美国总统法案《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中最响亮的口号。“阅读第一”理应成为我们每一位语文教师教学行为的出发点与归宿。此处的“阅读”当然不应该只囿于40分钟的课堂,更应该扩展至学生所有的阅读行为与阅读活动之中。那么,在振兴阅读的过程中,我们该如何落实“阅读第一”的主张?如何让“阅读”成为孩子们学习的首位,让我们的孩子在丰富多彩的阅读中感受文字的美?作为一所学校的教育,如何让我们的学生把读书当作一项高雅与高尚的需求,让他们情不自禁地亲近书籍,更敬畏书籍,敬仰书籍?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与探索的话题。

海量阅读。这是课外阅读活动得以开展的前提,也是落实“阅读第一”的物质基础。“海量阅读”的本质内涵是让学生广泛地阅读,阅读不同题材、不同类型的书籍,在广博的阅读活动中养成阅读的习惯,在持之以恒的海量阅读中,让书籍成为孩子们生活的一部分。

落实“海量阅读”的前提条件是“海量书籍”。当下,学校图书馆图书配备的症结已经不再是资金的短缺,而是“配备书目的随意”——大量的书籍不是儿童的书。图书馆的书目配备不能只是图书管理员的闭门造车,不能只是校长一个人的签字画圈,而应该让我们一线的语文教师,尤其是热心于学生阅读的优秀教师参与其中,甚至把图书配备的权利下放给酷爱阅读的学生,这样才能让“学生最喜爱的图书”“学生最期待的图书”走进小学生的图书馆,图书馆才会成为学生最向往、最神圣的地方。

在做好校级图书配备的基础上,还要努力让图书进班,建立班级图书角,甚至班级“图书馆”,让“海量书籍”在学生之间流动,让学生仰望是文字,俯首是书籍,校园内才会涌动着阅读的波澜,海量阅读才会成为一种可能。

自由阅读。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这一“个性化行为”不应该只指向课内阅读行为,也应当指向当下学生的课外阅读活动。不可否认,置身于网络社会之中,我们阅读纸质书籍的兴趣正被“短平快”的网络阅读逐渐销蚀,校园内能够与书为友的学生群体也呈下降趋势。因此,振兴阅读行动需要教师的刺激、引导与推进。但是,课外阅读毕竟是学生自己的事情,教师的刺激、引导与推进应该适可而止,不能越俎代庖。越来越多的案例告诉我们,过多的成人干预下的课外阅读,不但不利于培植小学生的阅读兴趣,发展小学生的阅读素养,反而会让学生对书籍“反胃”,对阅读排斥。因此,自由阅读应该成为当下小学生振兴阅读行动的方向与追求。

“自由阅读”是基于“海量阅读”的基础之上的。其内涵是:让学生自由选择喜好的书籍,而不是一味的集体阅读与推荐阅读;让学生自由地选择适合的阅读方式,而不是一味地“逢读必写”;让学生自由地选择擅长的交流方式,有话则说,想说才说,而不是一味地要求学生“读后必说,说必成文”——不是每一份阅读体验都能够用语言来表达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乐于用言语的方式交流自己独特的阅读体验的!

别样阅读。面对纷繁喧嚣的世界,静止无声的文字终究是枯燥了一些,哪怕文字中描摹的故事再精彩,常常也斗不过电脑中的游戏和电视中的动画片。因此,小学生的课外阅读更加需要呼唤“别样阅读”。顾名思义,别样阅读旨在创新阅读的形式,具体表现在阅读方式的创新,阅读材料的新颖,阅读时间的不确定和阅读场所的不固定等方面。在做好学生个体阅读的同时,我们要更多地开展集体阅读、师生共读、亲子阅读、主题阅读、系列阅读;不仅要让学生读文字,更要引导学生读图画,读图文组合材料,读非连续性的文本;不要过分强调、固定学生课外阅读的时间与地点,课外阅读是学生“自己的事情”,让他们在需要的时间,喜欢的地点,读自己喜欢的书,这是课外阅读一种应然的状态。去过法国巴黎的人,一方面羡慕法国人的浪漫,另一方面更惊叹于法国人读书的状态:地铁里、公园中、马路边、公车上,随时都能看到他们读书的身影;看书的不只是背着书包上学的青少年,还有颤巍巍的白发老人拿着新买的小说书上公车,时尚的少女坐在巴黎圣母院前的空地上静心阅读,年轻的情侣在左岸的露天咖啡中共读一本书……书籍成为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调动小学生的课外阅读兴趣,是教师、家长在学生课外阅读过程中最重要的任务。学生只有对书籍充满兴趣,其阅读行为才会持久。针对小学生的年龄特点和阅读水平,我们有必要想方设法地“包装”学生的课外阅读,少一些规定,去掉一些“任务”和“功利”,多一些“包装”与“情调”,让学生不时经历一些别样的课外阅读活动,让学生不时的在惊讶与惊喜中与书籍共舞,这是我们能做的事情,更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大声诵读。王爱娣老师在《美国语文教育》一书中说道:培养流利的阅读,从朗读开始。其实,不只是朗读,还有大声地诵读,都可以提升学生个体的语感和阅读力,进而达到“流利的阅读”的境界。非常敬佩安徽的薛瑞萍老师,她可以在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在课间教室的一隅,旁若无人地大声朗读,尽情吟诵,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应该是阅读的最高境界吧!

小学生课外阅读更需要大声诵读。如果说,课堂上的朗读,具有一定的规定性(需要班级所有学生的整齐划一,需要集体表达文本的意蕴),那么于课外阅读之中的大声诵读,则更具有自由与惬意,更能够让学生感受自己是“阅读的主人”。因此,不妨引导学生在课外阅读的过程中,不时地大声诵读,诵读文本中精妙的语言,诵读作品中精彩的环节,诵读完整的故事,诵读巧妙的构思。让学生在大声的诵读中自由表达自己的阅读体验,这应该成为小学生课外阅读的一种重要方式。

在组织小学生课外阅读的过程中,我们还可以开展吟诵活动,让学生自由地、大声地吟诵自己喜欢的诗歌、童谣,在尽情的吟诵中,感受文学语言的张力与诗歌语言的音韵。这样的诵读活动,教师应该努力争取参与其中。许多有经验的老师,在教学之余,总会见缝插针地为学生吟诵自己刚刚阅读到的精彩语段或者故事,会不时地为学生吟诵一两首自己喜欢的小诗,这样的行为必然会给学生注入无穷的课外阅读动力。

大声诵读应该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教师需要做个有心人,处心积虑地在班级创设大声吟诵的氛围与环境,不断地搭建吟诵的舞台,让学生敢于通过大声吟诵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阅读感受。这一方式看似简单,却能极大地调动起小学生参与课外阅读的兴趣。

静心默读。美国一些教育研究表明,作为一个“流利”的读者,在默读文本的时候,他们自动识别词语,并且能够快速组织词汇并从阅读的文字中获得意义。默读,不只是课内阅读的专利。随着小学生阅读能力的提高,作为教师,我们有必要引导学生在课外阅读的过程中静下心来,静心默读。静下心来,静心默读,他们的阅读行为才不会漂浮于文字的表面,才不会只嘻哈于故事的情节,才不会简单地始终把图画层叠于文字之上。静下心来,静心默读,他们的阅读思维才会得到充分开启,他们才会走进文本深处,才会与作品中的主人公一起喜怒哀乐,课外阅读才能真正成为他们精神建构的“主阵地”。

但是,当下小学生能够静下心来,静心默读的现状并不乐观。在作品的情节与内容、图画与文字之间,小学生更多的偏重于前者。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情节与图画,更能够轻松阅读,甚至可以不动脑袋“零负担阅读”;而对于作品的内容与静止的文字,则需要用心去品味,甚至咀嚼,这一过程劳心劳神,煞费心思。小学生的课外阅读不能成为功利性阅读,但也绝不等同于成人茶余饭后的消遣性阅读,这就需要教师及时地引导学生静下心来,静心默读,逐渐让学生的课外阅读行为走向深刻与深邃。

当下的课外阅读已经“步入寻常百姓家”。作为语文教师,如何把握学生课外阅读的“火候”,让课外阅读时时飘散出袅袅书香,是我们每一位语文教师必须面对和破解的问题。在课外阅读推进过程中,如果教师缺位,学生的课外阅读可能会自由、低效,甚至迷失方向;反之,如果教师越位,学生的课外阅读可能会是戴着镣铐舞蹈,书籍也就难以成为学生精神成长的伊甸园。课外阅读中,教师只有站位准确,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课外阅读才能够成为学生思想与性灵的跑马场,书籍才会给学生生命成长以不竭的滋养。

当前,课外阅读缺少的不是理论,我们的研究视角应该从关于课外阅读的理论交锋与争鸣之中,转向课外阅读实践的探索与创新、课外阅读方式的选择与丰富上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给学生适合的、精彩的课外阅读世界。所以,阅读第一,不应该只停留于课外阅读理念之上,更需要我们行动上的跟进,唯有如此,学生的语文学习才会有厚实的根基,读书才会成为一道风景。